????这场酒,万长生事后唯一能记得的,可能就是老童在老曹的画室,趁着酒兴,用油画颜料画了张泼墨重彩国画!

????而且是画在亚麻布绷起来的油画框上!

????这到底算是国画,还是油画?

????万长生完全被这些前辈震撼住了。shubao22.la

????绘画的天地竟然拥有这样无穷尽的想象力。

????酣畅淋漓的画面既有国画写意的潇洒灵动,还有油画颜料跟亚麻布混合起来的厚重气息。

????这在万长生那旋转着无数星星的脑海里面不停翻腾。

????具体画的是什么,万长生都想不起来,但那种大巧不工的豪迈苍劲挥之不去,好像还隐约觉得自己扑腾着干了什么傻事儿。

????可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观音村的家里。

????头痛欲裂的坐起来,看见的却是立在自己房间里面的一张油画框。

????画面上是傲视天下的苍鹰吧,万长生呆呆的看着有些痴。

????胸中有些东西还在不停翻腾,不是想呕吐,而是那种气韵上的呼应。

????仿佛就是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那样,轻声:“故鸟有凤而鱼有鲲,凤凰上击九千里,绝云霓,负苍天,足乱浮云,翱翔乎杳冥之上……”

????声音也是控制不住的越来越大,有种踏碎云霄、俯瞰大地的感觉。

????欢欢闻声蹦跳进来:“嘻嘻,你终于醒了,又唱这个……哈哈哈。”

????万长生摇摇有些昏沉的头:“怎么?我怎么回来的……”

????贾欢欢手脚麻利的在房间墙根的洗手盆架上倒了热水,试试水温给拧了一把热毛巾过来,摊开铺在万长生脸上:“昨天下午那位曹老师打电话给我的呀,我们就叫上人过去把你接回家了,他们还给你录了视频,就是在画这张画的时候,你一直在旁边手舞足蹈的乱叫乱跳,唱的就是这个。”

????原来扑腾的就是这种狷狂名士的风范啊!

????万长生愕然,继而羞愧:“喝多了,喝多了,羞煞人也,以后再也不这样狂喝烂醉了。”

????毛巾盖在脸上就算是掩面,以后怎么见人啊。

????贾欢欢又帮他拿张热毛巾,裹在手上挨着手指使劲捏,嘴里却不以为然:“本来就值得高兴,把长生哥的状元还了回来,那么多老师都在为你高兴,听他们说这个画还值很多钱,叫我们在车上别碰坏了,我爸专门叫了辆面包车装回来的,很值钱吗?”

????万长生茫然:“我不知道……可能我应该打电话说什么谢谢吧。”

????好不容易在滚烫的蒸汽刺激下清醒了些,万长生找到手机开始找寻老曹的电话号码时候,自然又看见了杜雯和苏琦冬的未接来电,关心着自己的人还多呢。

????哪怕他们可能都从老曹那里也能找到自己的讯息。

????但于情于理,万长生还是发了条消息分别告知:“遇见些变故,校方撤销了这次考试舞弊的事件调查,恢复了我的成绩,所以之后跟曹老师他们一帮人喝多了,醉到现在,容我休息下再详细解释。”

????苏琦冬倒是马上回了条讯息:“真金不怕火炼,可喜可贺,哥们儿也等着跟你共饮一杯庆祝,那我们就着手你的校考状元经验分析范本了,等着好消息吧。”

????而杜雯没音讯。

????万长生复制粘贴到强化补习班微信群里,再加了句谢谢大家的关心。

????引来一群群的同学道喜,还找他要求发红包散散喜气。

????还好万长生这几个月没少转账发红包给杜雯,娴熟的操作了。

????顺便也看到了自己的观音村美术培训班学生家长群,万长生立刻在群里道歉,说自己这几天到江州去办事,耽误了培训学习,问孩子们明天恢复上课有没有问题。

????结果一石激起千层浪的热闹劲,导致贾欢欢倒了水盆跳进来:“哎哟,你才醒又开始张罗上课……酒都还没喝完呢!”

????又喝?

????出了万家大院门一看,万长生有点傻眼。

????乡亲们又在青石板大道上摆流水席,瞅见万长生出来,更是成片的人都在起身道贺,当初那状元流水席都还没喝安生呢,今天终于补上了。

????而且这还是大家都到江州去闹了一场的结果,喝起来自然更加气氛热烈。

????唉,万长生只好坚持着又喝了一圈。

????最后还是贾欢欢使劲护着万长生,把他扶到碑林去休息了。

????同样是酒,就没了那种同道中人的狂放,颇有些手脚无处放的万长生,想跟人再豪迈的喝两杯,聊几句。

????举目望去,漫山的石碑,静静看着他,就是没人陪他说什么。

????万长生甚至想画点什么,可实际上他所擅长的技艺,从来都是比较精细的工笔淡彩之类,没有这种豪迈特质的泼墨写意山水之类。

????看着贾欢欢跑进跑出的忙着想让长生哥能舒服的睡会儿。

????万长生还是决定写书法,不擅长大写意浓墨重彩,写点狂草抒发情感也总是可以的吧。

????而且信手拈来的,自然是李白那首《将进酒》:“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……”

????仿佛就有个朋友在面前高歌了。

????换了好几种笔法,沉醉其中,好好的把浑身酒意散发开来,才觉得舒畅了很多。

????不得不承认,回到碑林的万长生是孤独的。

????没有经历过,也就罢了。

????真正在那些艺术家中间感受以后,万长生发自内心的向往。

????那是种被理解,被认同,哪怕是被辩驳笑谑,也知心的交流感受。

????这种感受,在晚上杜雯打电话过来的时候,也显得无比清晰:“我陪着奶奶去公墓看爷爷了,顺便陪着她在后海的小酒吧坐了一下午,今儿平京的下午阳光不错,好久没这样放松的陪着奶奶,她都感觉到我是不是恋爱了,整个人都没有以前那种绷紧的感觉,下次来平京陪我看看老人家吧。”

????万长生不掉坑:“看望老人家是应该的,但不是什么恋爱的身份,以后不会喝这么多酒了,喝多了失态。”

????杜雯的态度不一样:“搞艺术工作呢,适当的喝点酒让自己有个创作状态不是什么坏事儿,你也是对自己的自控到了有些严苛的地步,放松些,不要想太多别的东西,复杂的东西,把注意力都放到你最喜欢的艺术创作上,无论是画画,还是雕刻,尽情的去享受这个过程,这才对得起你所有的幸运。”

????万长生秒懂:“是啊,我们幸运的遇见自己天赋所在的技艺,幸运的在有这个条件的环境成长,幸运的在这个可以追求艺术的和平年代,包括我这次的事情,既有些必然,又充满了幸运,所以尽情施展提高自己,才不辜负这份幸运,对吧?”

????杜雯好像已经软软的躺在床上,声音都是柔柔的那种带点鼻音:“嗯,昨天跟曹老师打电话,他也有点喝得舌头大,把你夸得挺好,可具体的过程是怎么样呢?说给我听听看,说得详细点,我喜欢听。”

????万长生差点都沉进这温柔乡了,实在是被那边的声音给迷醉了,刚说到自己过去美术学院大门口打电话给美术用品店,就哎呀:“完了完了,我定了几方大的印章石来雕东西,喝醉了酒忘记拿,不跟你说了,我得赶紧张罗下。”

????杜雯听出来他这蹩脚的紧急刹车,哼哼的鄙视着挂了电话。

????可万长生今夜就又梦见杜杜了,只是梦境里面到底有没有说话声音,那就记不清了。

????挺苦恼的。